生产设备

中美经济脱钩不现实但需为贸易摩擦做好长期准

发布时间:2021-03-15 15:51

  中美经贸关系作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对中美政治和外交关系的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稳定作用。美国应该摒弃对中国的偏见与“预防性”遏制战略,而应着眼于寻求中美未来经贸的发展新空间。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重要关口,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但是,美国一些政治势力正在绑架中美关系,试图将中美关系推向所谓“新冷战”,蓄意歪曲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战略意图,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并以此为借口,鼓吹继续对中国采取全方位施压的强硬政策。

  2020年5月20日,美国政府提交了《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的阶段性工作报告,意味着美国将持续进入一个对华非对称摩擦的特殊阶段。同一天,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不仅要求特定证券发行人必须证明其不受外国政府拥有或控制,还赋予美国政府对上市公司进行检查的权力,否则将禁止上市公司在美交易。5月22日,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把33家中国公司和机构列入“实体名单”,禁止这些公司和组织,在没有得到美国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使用美国技术。这是继打击华为、中兴之后,美国针对中国企业的又一轮范围更广的打压。

  这一系列法律、法规的出台或将加速中美经济“脱钩”,这种危险的做法是在开历史倒车,不仅会严重冲击在美中资企业的正常运营,损害我国企业对美外贸与投资活动的正常开展,更会危及全球经济的稳定与繁荣。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四次产业转移后早就水乳交融,形成了各司其职、分工明确的全球价值链。在全球产业分工体系中,中国与美国都是深度参与者,甚至美国还是部分全球价值链的主导者。但即便是由美国所主导的全球价值链,想要完全从中国撤出,也将是一个成本巨大、损失巨大的工程。2019年美国企业对中国直接投资26.86亿美元,2018年中国企业对美国直接投资74.77亿美元,usdt,截至2018年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存量已达755亿美元。2019年中国虽然对持有的美国国债“九降三升”,持仓规模降至1.0699万亿美元,但仍为美国第二大国债持有国。如果中美“脱钩”成真,将对中美两国经济均造成重创,继而冲击全球经济的稳定性。

  2019年特朗普政府对其在全球的九大贸易伙伴发起了贸易争端,结果确实令其关注的贸易逆差下降了2.5%。但是,代价却是美国的进出口额下降1.5%,即1130.3亿美元的贸易额消失了,代表着数以万计的美国就业岗位因此而流失。紧接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美国成为最大疫区。在特朗普政府单方面点燃的贸易战火与疫情的双重冲击下,美国经济或开始衰退。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第一季度实际GDP下降5%;美国4月商品和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为3520亿美元,触及2010年5月以来最低水平;5月份失业率已升至13.3%。美国经济远没有特朗普想像的坚韧。

  美国是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受惠国,只不过由于贸易利益分配的原因,美国国内受益者主要是以资本密集型为代表的大资本家和上层精英,而中下层的劳动者收益甚微。根据统计,贸易导致的工作机会流失只占总体流失量的13%,剩下88%的工作机会则是由于自动化和美国国内其他原因导致的,是美国国内阶层流动僵化、收入分配严重不均等问题的产物,与对华贸易无关。所以特朗普单方面发起与中国的贸易战,或者坚持中美“脱钩”,并不会改善其国内的就业问题,只会恶化美国本就问题重重的经济情况。

  到目前为止,由美国单方面发起的中美贸易战已由单纯的关税问题延伸至投资、关键技术、知识产权、汇率、金融等多个领域。期间,虽然中美双方也就这些议题进行了多轮高级别磋商,并于2020年1月15日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但是在中美实力差距不断缩小、体系压力不断增大的大背景下,中美贸易战将大概率成为一个长期事件。

  在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误判下,中美贸易战的性质已经由单纯的贸易失衡问题上升为一个崛起大国和一个守成大国间的战略竞争问题,美国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也演变为一个守成大国对一个崛起大国的“预防性战争”问题,主要目的就在于要预防性破坏中国经济实力的持续积累。但实际上,中国的成长还远没有达到美国所害怕的“权力转移”的临界点。2018年,中国在全球经济、货物贸易、对外直接投资中的比重为15.95%、11.78%和6.26%;相应地,美国在全球经济、货物贸易、对外直接投资中的比重分别为24.15%、10.9%、20.9%。从中长期来看,中国仍然处于追赶状态。

  中美经贸关系作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对中美政治和外交关系的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稳定作用。美国应该摒弃对中国的偏见与“预防性”遏制战略,而应着眼于寻求中美未来经贸的发展新空间。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调整与要素禀赋的改变,中美之间将会逐步消除双边贸易的结构性矛盾。中美两国作为世界最大和第二大的经济体,潜在的合作领域很多,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为美国的金融、教育、文化产业提供了广阔的市场和增长空间,双方应该积极扩展经贸合作领域,同时也为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经济增添增长动力。(责任编辑:高霈宁)